【客家儿童传统游戏】拍烟标

2017-10-14 13:38

  烟标收藏现在已是一个大热门,据说全国的爱好者有好几百万。其实在以前,烟标并不是拿来鉴赏的,而是用来玩游戏,一决输赢。而且,那时谁也不说烟标,只喊“烟盒”“烟皮”或“烟纸”。

  拍烟标时是按照香烟的价格来决定玩的先后顺序的。笔者在走访时发现,许多白发鬓鬓的老人至今还能清晰地记得很多香烟的价格。那时最贵的就是“长中华”,7角2分,“短中华”是6角2分,接下来是“牡丹”5角4分、“红塔山”5角2分、“春城”3角8分。不管价钱高低,烟标都是很多孩子渴望得到的玩具,但自己不能吸烟,家里大人的烟也很少,孩子们就只能四处去要,丝毫不逊于今天集邮者的热情。记得与笔者同玩的一个小伙伴,家里不富有,大人也就只是抽旱烟,烟标得来自然是不易,所以每日走在上,总是眼观四方,寻找大人丢弃的烟壳。有一次,看到一张烟壳飘落河边,全然不顾地冲下河坎,哪知失去平衡,竟然跌入水中,所幸的是岸边的水并不很深。但是这样的有惊无险,依旧不能伙伴们对玩烟标的热情,四处收集,成天乐此不疲,随着烟标越攒越多,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  小孩们收集烟标并不只是为了炫耀,最主要的作用在于玩拍烟标的游戏。当然,收集来的烟盒并不能直接使用,要把它做成游戏的专用烟标。制作的时候,把烟盒拆展开来,将里面的一层锡箔纸很小心地揭下来,大伙主要用外面那层彩色的纸折成长条形,中间弯成拱形。拍烟标可以两个人玩,也可以多人游戏,人数不限。同时拍烟标是有输赢的,输赢的本身取决于这些收集来的烟标。

  通常游戏规则是这样的:几个小朋友各自把自己的烟标捏在手心里,片刻,几个拳头凑合在一起,再把手心摊开,谁的烟标对应的香烟最贵,谁就获得游戏的优先权。如果是一样品牌的香烟,就要看谁的烟标最新。拥有最贵最新烟标的小伙伴,就可以很神气地把所有参与者的烟标收集起来,全部叠放在一起,然后用力向地上一掷,这时便四散开来,如果全都翻了身,变成彩色的一面向上,那么这些烟标就归赢家。如果没有翻身,还有一次用手来扇风吹翻它们的机会。每人每次只限拍一次,只要将烟盒拍翻过来就算赢,当然,手要是碰着了烟标便算是输。所以,大家都全力以赴。有大,恨不得一下把所有的烟壳赢去,因此使出吃奶的劲,手拍在地面上,发出巨响,拍得通红,疼痛,也毫不在乎,可常常事与愿违,一张也没有翻过来,只能让位给下一位继续了。

  其实,拍烟壳得有技巧,手掌不能伸得太直,要稍微拱起来,成弧形,五指须并拢,中间不留空隙,如此用力,手掌不疼,且不漏风,风力大,容易将烟壳掀翻。这是笔者一次又一次实践得出的真知。当然每个人有每个不同的秘诀,你看哪个手里握着厚厚一叠脏兮兮的烟纸,哪个就是长胜将军了!所以课间常看到很多小伙伴在苦练各自的独门绝技,但是当大家水平旗鼓相当的时候,比较好的烟标都被前面的高手赢去。除非这些高手意外失手,否则后面的参与者压根就没有赢取的机会,更谈不上得到一张好烟标,每次下来几乎都是陪练而已。所以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谁拥有先拍的,也即是说谁拥有一张上好的烟标。

  为了游戏时战胜小伙伴,高档香烟纸成了那个时候许多男孩子寻觅的重要目标。玩拍香烟纸的男孩子最喜欢往烟民堆里钻,着能有一个价格高昂的香烟纸落到自己的手上,比如当年稀罕的红中华香烟。

  在高科技电子游戏随处可见、随时可玩的今天,儿时拍香烟纸的游戏场面却不时在脑海浮现,恍如昨日之事,显得那么清晰,那样亲切。

  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梅州网(包括梅州日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梅州日所有,任何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梅州日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梅州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②本网转载其他是为更多的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其内容的真实性,本网不承担此类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资讯排行

随机文章